第25章 送命?無稽之談!

文/旋幽寒
本章字數:3571 盛世溺寵,毒妃不好惹txt下載

容傾月剛剛感嘆完這一路真長啊……光是做馬車就差不多一炷香多的時間了。便嘴角一抽:“你……”

“噓”那名童探了探腦袋:“容大小姐,你去,你去,我就在這里看看宸王”

她嘴角又抽了兩下,方才就聽說眾人非常想見到宸王,也知道云修離的名氣不是假的,可是為啥他能男女通吃?不僅迷得少女少婦們暈頭轉向,連上到七十下到十七的男子們都對他極為崇拜?

“呃……”容傾月又發出了一個音節。

“哎……也罷……”那名童搖搖頭:“宸王哪里是我能見到的,要不然您進去,我在外面守著,說不定我還能……”

“閑雜人等請速速離去。”墨白的聲音突然出現。

那名童嚇了一跳,想到宸王殿下冰冷的眼神,頓時心跳漏了一拍,再聽這聲音,童大驚卻又有些興奮:“哎呀是墨白大人我我……容大小姐,我先走了”

容傾月撫了撫額頭,這都是什么跟什么?

“傾月小姐,您終于來了”阿七一下子現身,突然出現在她面前。

這些天她與阿七已經混熟了,阿七會時不時的蹦出來嚇她一跳,容傾月覺得見到了熟人,頓時輕松了許多,連帶腳步都愉快了起來:“嗯”

“主子在里面了,傾月小姐進去吧”阿七為容傾月拉開門。

容傾月一進門,便感到舒服無比,全身心都放松下來了,見云修離坐著喝茶,他優雅的半靠著,見她來了,沖她點點頭:“來了?”

容傾月裝模作樣的回:“嗯,來了。”畢竟她是來測試的,面前這個可是老師呢。

云修離嗯了一聲:“坐吧。”

墨白在門外就納悶了,這倆人咋回事?

最終還是容傾月受不了如此大家閨秀裝模作樣的樣子,她直接跑到他面前坐下,開口就問:“你怎么知道我會抽中你?”

墨白呼的一下松了一口氣,這才正常嘛

云修離緩緩抬起眸子:“無論你抽到誰,最終都會是我。”

容傾月頓時一噎,她這話問了等于白問,宸王殿下在紙條上或者她手上隨意做個小法術,還不是輕而易舉的?

這是一處偏僻的地方,可容傾月來的時候卻看到了高閣:“這里是盛安院的偏角吧,怎么會有這么好看的高閣?”

“這是我的小樓。”云修離頭淡淡突出幾個字。

容傾月摸摸鼻子,這居然是他私人的小樓?在這個院里居然有他私人的地方,果然宸王殿下了不得啊

“盛安院的院長是我的師弟,這不奇怪。”云修離淡淡說道:“喝茶。”

“哦。”容傾月點點頭,快步跟上。就算盛安院院長不是他的師弟,堂堂天下第一人的宸王想在這里有個小樓,也并不是做不到。

墨白抽了抽嘴角,這小樓有多少人想進來,主子都沒放進來,看來他對傾月小姐真是喜歡的緊而且主子有潔癖,每回不洗個澡不沐個浴他是不會放人進去的

“我剛在外面聽人家說,到你這兒來的都不會過?”容傾月抿了一口茶,頓時覺得唇齒留香,心情好的不得了,便將剛剛的事給云修離說了一遍。

“不是。”云修離頭也不抬:“那幾個都是庸才,收了何必。”

容傾月又抓起桌上的糕點,開始不停的往嘴里塞:“師兄抽到了慕云,他一開始還擔心我呢,不過……”容傾月頓了頓,眉目有些沉重:“你為什么要隱瞞你就是雪名的事?”

云修離還以為她想說什么,原來是這個,不僅啞然失笑:“我自有我的打算,小丫頭想知道的話,我告訴你”

容傾月看著他的笑容,頓時渾身一個激靈,慌忙擺手,露出牙齒:“不不不想”

天知道他的下一句會不會是“我告訴了你你就得做我的宸王妃”

“……”云修離淡淡抬眸看她一眼,不說話。

門口的墨白只覺得瘆得慌,咋覺得背后這么冷呢,笑不露齒知道不?

不過云修離說他自有打算,容傾月便也不再多問了:“那你說師兄能不能通過啊?”

“能。”云修離這回居然毫不猶豫給了肯定句:“以他之才,若是過不了,只能說明慕云瞎了”

容傾月一驚,眨了眨眼睛,云修離甚少給人如此高的評價,那位顧今塵什么來頭?

“嗯……考核多久結束?”容傾月害怕顧今塵擔心她,會來找她。

“半個時辰。”云修離敲了敲桌面,門外的墨白便推門進來,兩只手上端了兩個盤子。

云修離示意他放下,然后看向容傾月:“盛京的一些糕點小吃,你大約沒有吃過,嘗嘗。”

說實話這會兒容傾月一點都不餓,可是她覺得自己看到吃的,嘴巴就控制不住:“哎,人家都在考核,而我在考核老師這兒吃東西”說完往嘴里塞了一塊芙蓉糕。

auzw.com

云修離笑而不語,低頭繼續翻,容傾月也閑著無聊,從云修離的架上找了幾本醫理。

中寫到斷骨重鑄,需要及其復雜的藥草,上古神獸之血,以及強大戰氣打通才能完成。她一頁一頁翻著,越看越覺得困難,她現在還要做很多準備,就單單是那上古神獸之血,就不是那么簡單就能得到的。

“明日我會以雪名的名義,告知容王府,你這些日子會住在盛安院。”云修離瞥了一眼她手中的,說道。

容傾月有一下沒一下的點頭,示意自己知道了,手中依舊翻閱著籍。

“明日午時我們便出發。”云修離又說道。

容傾月還是有一下沒一下的點頭,順便哦了一聲,她正看的入神,耳邊的聲音也沒有去理會,待她把云修離的話語在腦海中過了一遍,突然“啪”的一下蓋上了本:“等會,你說明天我們去哪?”

云修離斜斜瞥她一眼:“就是你方才在上看到的地方。”

唉?容傾月又翻開本,翻到剛才她看到的斷骨重鑄的那一頁,指尖劃過文字:“棲霞幻境……鳳血……還有,千機傳人?”

順著頁看下去,棲霞幻境是千機一門世世代代居住之地,斷骨重鑄是秘術,從不輕易施展,因為斷骨重鑄,無論對施術人還是被施術人來說,都是有一定是死亡風險的。

“正是,明日我們便去棲霞幻境,我會助你斷骨重鑄”

容傾月合上本,定定的看著云修離,眸子里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,她開口:“斷骨重鑄若是失敗……宸王殿下甘愿死在這件事上?”

云修離忽然睜開眸子,扯過她手中的籍,嘲諷一笑:“你當本王是什么人,區區斷骨重鑄這種六階的小把戲而已,送命?無稽之談”

容傾月托著下巴,半晌不說話。

墨白從門縫往里面看,更覺得背后涼颼颼的,傾月小姐笑的……咋那么……嚇人呢……

一晃眼半個時辰就過去了。

“隨我出去吧。”云修離站起身來。

容傾月點了點頭,跟上他的腳步,似乎不是第一次見到云修離的馬車了,他見容傾月不動,挑了挑眉,突然將她攏入懷里,輕聲說道:“上來,坐好”

*

“流蘇,你也通過了,太好了,我們可以一起上學了”幾名少女前來恭喜容流蘇。

容流蘇高傲的哼了一聲,心里頗為不爽,因為那個和容傾月一起來的庶民居然也通過了考核

不過還好,他通過了有什么用呢,容傾月沒過就好……

雪名神醫會不會因此覺得容傾月丟了他的臉,就不要她了呢……

眾人也都竊竊私語,容傾月這回丟臉丟大了

所有考核完的老師學生,不管過了沒過,都要前來再登記一遍,所以整個會場又開始亂哄哄的了。

*

盛安院里的人非常多,門口熙熙攘攘,但在見到了云修離的馬車之后,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。

眾人看著那輛通體烏黑的馬車徐徐駛來。

靜寂無聲的大門口簇擁著許多人,宸王修煉三年,頭一次出府,便是來了盛安院,那些想親友目睹宸王之姿的人早伸長脖子等著了。

容傾月正準備跳下車去,卻被云修離按住了手:“等等。”

“怎么啦?”容傾月回頭。

云修離示意她看自己的衣裳:“有些亂了,你先整理好再下去。”

容傾月點點頭,估計他是怕別人誤會什么,這么一個大好青年的清白被人誤會,自然是不好的。

看她手忙腳亂的整理,云修離搖搖頭:“松手”

容傾月聽話的乖乖松手,現在她就是要做個聽話的好孩子,萬一宸王一個不高興把自己咔嚓了,多得不償失啊。

“真不知道你是怎么長這么大的。”云修離蹙眉,修長的手指輕輕拂過她的衣衫,那些打了結的繩子瞬間變得整齊。

容傾月翻白眼,她本來就不是這里的人好吧?這種衣服這么難穿,繩子又多,她一個現代人不會穿不是很正常的么?

他替自己穿衣,替自己梳發,容傾月在心里嘆息一口氣,伸手抓住他的衣角,過了一會兒才搖著頭放開。

云修離抬起眼眸看了她一眼,“好了。”

眾人見到期盼已久的車門終于打開了,墨白為云修離挑起簾子。白底銀邊的靴子在陽光下恍若煙火,又好似有一種人們說的“步步生蓮”的感覺。

:

(快捷鍵 ←)上一章:第24章 抽簽,抽中了云修離 返回《盛世溺寵,毒妃不好惹》目錄 下一章:第26章 廢了容流蘇,漂亮!(快捷鍵 →)
江西快3开奖结果查询